当时我已经是教学骨干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9-09 16:11    次浏览   

1992年元旦过后,我正式上任。那时,深圳的红树林保护区算比较偏僻,下了中巴车还得走20多分钟路。因此,红树林还是有比较完整的生态系统的,从海洋到滩涂、基围鱼塘、陆地、草地、灌木、森林等等。每天清晨三到四点,就能听到雁鸭的叫声,各种鸟飞来,很热闹,晚上在鱼塘、水沟里,也有各种雁鸭夜宿。我当时住在保护区,每天穿过红树林,身在其中,感觉非常好。

当时我已经是教学骨干,学校不肯放我走,我就一次次找领导做工作,最后领导觉得既然我决心要走,就让我走。就这样,1991年12月底,我终于来到深圳。当时保护区属于市农业局管,是科级单位,我在武汉时就已经是科级干部,我被安排保护区的办公室任主任一职后,有人笑我是“没有行政级别的办公室主任”,不过我不在乎,我的心思放在怎么搞科研上。

我当时心想,深圳要是有我的专业用武之地就好了。一打听,果然福田区红树林自然保护区需要我这样的专业,搞动物生态。保护区是1984年建立的,1988年由省级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我下定决心要来,而且是冲着红树林来,因为我想到自然保护区安安心心搞科研。

来深之前,我在湖北大学生物系做系主任助理。1990年3月,我到深圳参与筹建学校一个项目。来了一看,深圳人走路走得很快,到处都是年轻人,精神面貌非常积极,办事效率很高,感觉这里真是个发展创业环境特别好的地方。